New Books‎ > ‎何可永‎ > ‎

曰文版《哭泣的哲人》出版紀念會演説辭

追尋人類哲學的原點: 曰文版《哭泣的哲人》出版紀念會演説辭

(中國)何可永

孔歷2552年(2001年)10月13日于香港

尊敬的田久孝翁先生、可敬的松本優梨小姐、尊敬的湯恩佳博士、各位學者、各位嘉賓:

今天是大成至聖先師孔子誕辰2552周年的日子,我,一位中國大陸的農民有機會在此參加《哭泣的哲人》日文版出版紀念會,倍覺榮幸,非常激動。現在,我要向東日本國際大學理事長田久孝翁先生表示誠摯的感謝,如果没有他那巨大的幫助,《哭泣的哲人》曰文版至今是不可能在日本出版的,這難以回報的恩澤令人永志難忘。我要向翻譯家松本優梨小姐表示衷心的感謝,她那精益求精的辛勤翻譯,實在值得感激。我要向香港孔教學院院長湯恩佳博士表示誠摯的感謝,如果没有他的熱心支持和關懷,那麽我也没有機會來到香港,没有機會在此發表演説。我還要向各位學者、各位嘉賓表示感謝,感謝你們的光臨!

二千多年來,由孔子創立的儒學,貫穿着對人類終極命運的思考、探索和向往,不但成爲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核心,而且在世界文化史上也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。二千多年來,孔子的高大形象,一直永放光芒,在道德上使人高山仰止;孔子的人格魅力,無論過去或現在,都使無數的世人爲之陶醉。

《哭泣的哲人》是一部描寫孔子一生的傳記文學作品,是我花了6年的時間寫成的。之所以取這個書名,是因爲孔子生活在無義戰的春秋時代,他爲了天下太平,周游列國以撒播仁愛的種子,可惜栖栖皇皇,時常碰壁,飽嘗辛酸的滋味。晚年時,他的兒子孔鯉、高足顔回、子路等人又相繼先他而去。難怪他逝世前逍遥于庭,悲歌一曲,泫然垂泪。他爲世道的纷亂而哭泣,爲生民的多艱而哭泣,也爲自己的理想付諸東流而哭泣。因此取名爲哭泣的哲人。

樹有根,水有源。我們可以這樣説:要了解中國文化,必須從孔子開始;要認識儒學的價值,也必須從孔子開始。因而,田久孝翁先生爲曰文版《哭泣的哲人》添加了一個副題「追尋人類哲學的原點」,其旨意正在于此。

在國際知名人士田久孝翁先生的鼎力襄助和監修下,經過松本優梨小姐的辛苦翻譯之後,《哭泣的哲人》今年6月在日本⑶通訊社出版發行,曰本《讀賣新聞》、《東京新聞》、《福島民報》等新聞媒體對此都作了專題報道,轟動了日本。此舉是田久先生、松本小姐的榮耀,是我個人的榮耀,也是中國八億農民的榮耀!

縱觀歷史,中日兩國之間的文化交流源遠流長。自從四世紀末,朝鮮三國時代的百濟學者王仁携帶《論語》十卷東渡日本之後,儒學就不斷從中國傳入日本。在以後的歲月裏,隨着遣唐使的多次來往,儒學在曰本更加深入人心。今天的日本,雖然早已步人現代化發展的康莊大道,但儒家經典《論語》和儒學的研究,依然受到日本人民的重視。

今天,日文版《哭泣的哲人》的出版,無疑是中日文化交流中的一件喜事,爲孔學的普及教育,爲儒學的復興作出了貢獻。值此孔聖誕辰,在湯恩佳院長的府邸舉行出版紀念會,更有着特殊的意義,它既是一個記録,又是一份獻禮。

在人生憂患困頓的的旅途上,能認識幾位良師是非常榮幸的。我與田久孝翁先生的認識,起緣于1999年的秋天。當時紀念孔子誕辰2550年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北京舉行,我携帶300本《哭泣的哲人》中文本前往參加。在分組討論會上,我聆聽了田久孝翁先生的發言,深深地爲他的話語所感動。會後,我贈給他一本書,那就是中文版的《哭泣的哲人》。我不曾料到,這短短的相逢,竟然就是日文版《哭泣的哲人》出版的契機。

難能可貴的是,2000年6月,田久先生多次來信,邀請我訪問日本,參加二十一世紀儒學文化國際研討會。這對一位農民來説,無疑是一份殊榮。

凑巧的是,2000年10月,我前往江西鉛山,參加紀念朱熹誕辰870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,在會上又與田久孝翁先生相逢。雖然他年逾八十,滿頭銀絲,但在會上發言時慷慨激昂,精神抖擻,仿佛是一個年輕人,他的言行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在以後的四天日子裏,我陪他用餐,陪他散步,聆聽他的教海,不禁深深地感覺到,他是一位望之儼然,即之也温的儒學導師。

今年春天,我收到田久先生的來信。信中説,他自從去年回國之後,便讓儒學文化研究員松本優梨小姐將《哭泣的哲人》譯成日文,至今翻譯已畢,準備出版。聽到這一出乎意料的消息,我内心的感激是文字所不能寫盡的。

爲了日文版《哭泣的哲人》的早日面世,田久先生在百忙之中,不僅爲它題寫書名,增添副題,作序推薦,而且一絲不苟、孜孜不倦地對譯文認真審閲;從中我不難發現他那一番弘道淑世的苦心,一腔提携新秀的熱情。

今年6月,田久先生再次邀請我訪問日本,參加祭孔大典和《哭泣的哲人》日文版出版紀念會。當我走進理事長辦公室.第一次見到裝幀新穎、印刷精美的日文版《哭泣的哲人》時,幾乎喜極而泣。當我第一次走上講臺,參加莊嚴肅穆的祝聖大典,向孔子像鞠躬行禮的時候,充分體會到慎終追遠的深刻含義。當我第一次走上紀念講演會的講臺,面對一千多位學者和學生,講述我的創作心路時,内心是相當激動的;當我第一次參加出版紀念會,接過女孩獻上的鮮花,與田久孝翁先生、松本優梨小姐緊緊握手的時候,我不禁心潮澎湃,思緒萬千!

我,僅僅是中國大陸的一位農民,躬耕田野,没有文憑,没有地位,没有名譽,貧窮困厄,孤獨寂寞,人微言輕;在家鄉,了解我的人很少,重視我的人更少,鼓勵我從事聖賢傳記創作的人更是絶無僅有。如今,我的作品竟受到田久先生的如此厚愛,如此重視,怎麽不會感激之極呢?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田久先生!

訪曰期間,在潘立波先生、田久和信先生、荒井廣孝先生等人的熱心陪同下,我還參觀了田久孝翁先生修建的大成殿以及他所創辦的大學、幼稚園、昌平中學、敬老院和孤兒院,所見所聞,深感田久先生抱着一種人文主義的教育理想,以弘揚孔子思想爲己任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他的言行,無不遵循孔子的思想去踐履。

衆所周知,精通一門外語并非易事,而翻譯家松本優梨小姐却精通朝鮮語、漢語、英語、日語等四種語言,真不愧爲一位聰慧的女子。平心而論,將中文譯成日文,是一項繁瑣的工作。爲了翻譯《哭泣的哲人》,松本小姐付出了將近一年的心血。秋去春來,多少個日日夜夜,她伏案耕耘;多少個假日,她放弃個人的各種樂趣,忘我地工作。在交談中,我了解到她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。她曾説:「當我翻譯到第十七章哲人的哭泣時,深深地爲孔子晚年的凄凉寂寞、爲他那不幸的命運感到悲嘆.因而不禁流下了泪水。」我説,「我也是如此,當我寫作那一章時,也情不自禁地泪水盈眶。」

她的翻譯是嚴謹的。有時爲了一個詞的正確翻譯,反復修改,直到盡善盡美爲止。有時遇到疑問之處,她便虚心地向田久孝翁先生、谷口典子老師請教,彼此反復推敲,直到正確妥當爲止。因此,她的譯本文理清晰,語言流暢,生動活潑,通俗易懂,字
裏行間滲透着譯者的思想感情。記憶猶新的是,1999年秋天,在北京召開的紀念孔子誕辰2550年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上,我認識了大名鼎鼎的孔教學院院長湯恩佳先生。湯先生雖然身在香港,但他念念不忘的是在地大物博、人口衆多的中國大陸推行孔
教,念念不忘的是在世界各地推行孔教。多年來,他慷慨解囊,在大陸和外國捐贈了一座又一座孔子像、孟子像、朱子像和王陽明像,捐建了一座又一座孔子公園、孔子醫院,爲大陸數百次儒學會議的召開捐贈了一筆又一筆巨款,這種高尚的精神,是無法用金錢來計算的;這種憂國憂民的情操.實在使人肅然起敬。

其實,將孔教作爲中華民族的精神支柱,并非湯恩佳先生一時心血來潮而作出的决定,而是出于對袓國的强烈優患意識,經過長期深思熟慮之後作出的重大抉擇。因此,他多次呼吁中央政府,定孔教爲國教,使國民對孔孟學説都有普遍真切的認識。

田久孝翁先生和湯恩佳先生,一個在日本,一個在香港,他們都負起時代的使命,懷抱着熱切的理想,堅持不渝地致力于實現自己的信仰,在國際上享有很高的聲望。他們不僅著書立説,興學育才,而且還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竭力弘揚儒學,爲天地立心,爲生民立命,爲往聖繼絶學,爲萬世開太平。他們的創業經過,本身就是一個動人的故事。他們的成績,有目可睹,令人欽佩;他們的功勛,人民不會忘記,歷史不會忘記。

今日的世界,隨着科技的曰益發展,人民的物質生活水平有所提高,然而,精神生活并不一定隨之提高,失業、偷盗、搶劫、貧窮、疾病、饑荒、吸毒、生態環境的惡化等難題日益困擾世人,地區衝突、恐怖主義等幽靈依然在世界各地游蕩。盡管如此,數十年來,日本、韓國、新加坡、臺灣、香港等國家和地區,在孔子旗幟的指引下,不斷走向繁榮富强,充分證明了儒學具有强大的生命力。

今日的世界,道德日趨低落,人類復受核子戰争的威脅,中心無主,儒冢學者正是向西方介紹孔子思想真諦,在世界各地弘揚孔教的良機。

今天的中國大陸,由于缺乏孔教,失去了文化信仰,基督教、天主教乘虚而人,日漸蔓延,從農村到城鎮,教堂越造越多,信徒隊伍越來越壯大。特别是在走向改革開放的同時,西方社會腐朽的文化像涓涓細流,越來越滲透到中國大陸社會生活之中。青少年盲目崇拜西方的風氣日益見長,他們過分追求物質享受,輕視倫理道德。長此以往,中國五千年的民族自信心將有墮落與消亡的危險,傳統文化信仰將有被淹没的危險。對此,有識之士無不憂心忡忡,决心力挽狂瀾!

數十年來,東曰本國際大學在田久孝翁先生的指引下,在全體同仁的努力下,大力推廣平民教育,致力于傳播孔孟學説。我謹代表中國的八億農民,并以我個人的名義,向田久先生及其同仁致以崇高的敬禮!

數十年來,香港孔教學院在歷任院長、副院長的領導下,在全體同仁的努力下,爲弘揚孔子的偉大思想作出了卓越的貢獻。對此,我謹代表大陸的八億農民,并以我個人的名義,向孔教學院院長湯恩佳博士及其全體同仁致以崇高的敬禮!

世界需要孔教,中國大陸更需要孔教!

没有一個黑夜,足以妨礙黎明的到來;没有一場風雨,足以阻止藍天的重現;没有一塊礁石,足以擋住儒學復興的潮流滚滚向前。衹要人類追求仁愛的天性不改變,向往和平的意願不改變,憧憬幸福的夢想不改變,那麽孔教的魅力就不會消失。

請看今日世界,儒學復興的時機業已到來。從北京到東京,從曲阜到福島,從香港到臺灣,從漢城到加州,從獅城到巴黎,時常可見孔子的塑像,時常可聞智者的呼聲:人類如果要在二十一世紀生存下去,必須回顧2552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!

我衷心祝願中日兩國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!我馨香禱祝,日文版《哭泣的哲人》一版再版,赢得日本讀者的喜愛!我相信,當孔子思想的陽光普照地球的時候,那麽人們所盼望的大同世界必將到來!
敬祝各位身心安康,事業進步!

Comments